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嫡女生存手册
嫡女生存手册

嫡女生存手册 南方乔木 著

完结 老三赖

更新时间:2021-10-09 15:52:10  人气:
《嫡女生存手册》为南方乔木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阿父宠她爱她,却累她阿母一尸两命难产而死。  后母疼她惜她,却让她高门低嫁最终惨遭休弃。  庶妹尊她敬她,却对她步步紧逼继而逼入死路。  重生前,她系出名门,却不懂算计,不会宅斗,高门低嫁,终惨死于侯府门口。  历劫重生,她依旧是名门贵女,却开始步步斟酌时时用心。  阴谋机心,不过小道,实力眼界,方为大成。  *******************  请多多订阅多多支持,感谢订阅收藏的小伙伴们!  *******************  土豪,我们做朋友吧!o(∩_∩)o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胡闹。”韩瑶的眸子里边闪过一丝笑意,“方才还说你长大了,那是你阿父呢!岂是他人?”

韩月下的双手猛的攥紧,她想到了文婉,想到了韩双宜。再看韩瑶提起邹璿时的幸福模样,韩月下艰难的开口:“阿母,怎么不会呀!说不定阿父得了阿弟,就不疼婠婠了呢!再说了,阿父日后会给婠婠添上不少的弟妹,到时候说不定偏心的还不止阿父一个人呢!”

韩瑶摇摇头,极为笃定的说:“你阿父不会。而且,婠婠都是当阿姊的人了,还要跟小弟弟争阿母阿父吗?”

韩瑶轻轻浅浅的笑了起来,看韩月下微垂着头,眸光里边好似要滴出水来一般。韩瑶心中猛的生出一种古怪念头,难道夫君还真有一天会跟婠婠说的那般?

想着,韩瑶又摇摇头。夫君邹璿是她求上门的,她韩瑶以归义女侯之尊恳求官家赐婚,这才得来了这样一个好夫婿。夫君俊朗风流,原就因为才华出众备受官家女喜爱,若不是因为家境门阶,又何曾会轮到自己与他结为夫妇?

更别说,新婚之后,俩人恩爱有加,纵是纳下两妾,那也是因为多年来,自己无法给夫君生下一子。可便就是只得韩月下一女,夫君也未曾因这而与自己有所怨言。

“你阿父近日对你太过严苛,可这也是为婠婠好。你是阿母掌上明珠,过去又没个姊妹作伴,大家宠着惯着,到底比平常家的女郎野Xing了点。可年纪一到,婠婠也是要长大离家的。前些日子,阿母又因为你阿弟,无法照料到你。还不若就听你阿父一言,将你拘在院子里好好跟嬷嬷学学。”

韩瑶轻声劝着,韩月下却悄悄勾起了嘴角,抬了抬眼睑,嘟着嘴有些不高兴的回:“可方才就听人说,婠婠是有个阿妹的!”

韩瑶闻言,也不说话,只是轻轻拍了拍韩月下的手背,神色不变的看了眼韩月下,然后慢悠悠的说道:“这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可是有人在你面前嚼舌?”

“阿母!”韩月下听着韩瑶的问话,这才想起连翘的话——韩瑶原就是听了府外的那些腌渍事这才发动九死一生的!韩月下自知说错了话,定了定神,上前冲韩瑶说道:“阿母,不是。今天我来见阿母,原就是瞒着荣嬷嬷红袖她们自个来的。阿母,婠婠不傻,婠婠知道阿母动了气,这才、这才……”

韩瑶叹了口气,不答话,反倒说起了另外的事情:“我归义侯府两代侯爷,你祖父随着官家南征北战这才建下了如今这番局面。只可惜你祖父一生便只得了你阿母一个。你阿母倒也算给你祖父长脸,总算没丢了爵位,还能挣出现如今的家业。

婠婠,我归义侯府子嗣单薄,阿母这一辈子只怕就只有你跟你阿弟两个孩子。可大庆朝人人都希望子嗣甚多。你阿父以后不单单只有你跟你阿弟两个孩子,但是婠婠,他们虽是你的弟弟妹妹,却也不是你的弟弟妹妹。归义侯府只能是属于你跟你阿弟,剩下的,你可疼他们如同胞,也可赠他们以财帛,可他们都不能也不算是归义侯府的人。”

见韩月下愣愣点头,也不管韩月下能听懂几句记住几句,韩瑶顿了顿,压低嗓音又说道,“婠婠,阿母平日虽是在西花园边上处理杂事,可印鉴账本等东西却从来都是放在游廊那儿的。”

“阿母——”韩月下张大了嘴巴,抄手游廊那边的书房她今日可都进了一回了,连个守着的人都没有。若是有人心起歹意,这不是送上门的吗?韩瑶眼睛眯了起来,“你阿父不爱那儿,总说那边冷。我便让人在西花园那边收拾了个院子。

婠婠,阿母虽另收拾了个地方,可说到底,这归义侯府的书房自始自终也只有一个,你祖父过往是最爱待在那儿的。别看那里平日里冷冷清清,只有几个婆子收拾打扫。可归义侯府规矩,能进那儿,只能是、也只有是我归义侯府的人。婠婠,记住了吗?”

韩月下满心复杂的点点头,下意识问道:“连阿父也不能进去?”韩瑶微微笑了起来,“婠婠以为呢?”看着韩瑶的眼睛,韩月下这才猛然醒悟,明面上那里虽然没安插了人,可听阿母的意思,背地里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守在那儿。邹璿是韩瑶的夫郎,有韩瑶在,自然是能出入书房的,可韩瑶不在呢?

邹璿原本就不爱去抄手游廊那边,韩瑶另起书房,搬了出来,又怎么会去一个没了生气的院落?也就只有自己,直到今时今日这才想起先帝赐予祖父的宝剑。

一盏茶的功夫,韩月下都没法跟韩瑶说让叶老先生进来仔细看看。阿母刚生下阿弟,原就需要好好休息。她本是打算趁人多,拉着叶老先生打着请脉的幌子进来瞧瞧。可现在韩瑶醒了,韩月下与叶老先生的立场再正,也不好让叶老先生这时候进女子寝房。

走出里间,韩月下就听到连翘跟其他三婢女正跟叶老先生说着话,她心思一动,立马上前说道:“几位姐姐,今日多谢几位姐姐了。”这四个人都是伴着阿母的,韩月下叫声姐姐并不为过。

四个女婢吓了一跳,其中半夏年龄最小,被韩月下这么鼓起腮帮一本正经的夸奖,脸上当即就红了。“小娘子这不是在折煞奴吗?”半夏刚说了一句,想到方才的凶险,还是忍不住拍了拍胸口,“小娘子果然是将门之后,要不是因为小娘子突然闯进来,只怕我们、我们……”半夏说不下去,其余三人也是心有戚戚然。她们陪了韩瑶多年,年龄大的都有二十五六,至今都未曾许人,其中情谊如何能说清道明?半夏忍不住喷了喷鼻息。

“我们欢喜过头了,那俩婆子还关着,待我怎么去收拾她们!”一旁的茯苓突然叫道,说着就要抬足去找那两稳婆。连翘到底是冷静下来,她看了眼韩月下,然后轻声说道:“女君现下身子不好,刚才又把我等遣了出来。若是女君渴了……”没等连翘说完,半夏茯苓两婢女就急忙忙朝韩月下点了个头,冲进了里间。

身边一下走了两个人,韩月下刚想跟叶老先生说句话,就见得连翘身边还有个女子正一脸沉思的瞧着自己。韩月下露齿一笑,不露声色的问道:“桑叶姐姐看我做什么?难道我脸上哪儿脏了吗?”

桑叶的眼睛眨了眨,看了眼韩月下,又看了眼连翘,忽的一本正经道:“小娘子,您有话直说便是,桑叶承蒙女君大恩,若是女君有事,桑叶自当是第一个上前。”

“我当然知道桑叶姐姐对阿母的好,阿母若是有事,我自然会找桑叶姐姐帮忙。”韩月下缓缓说着,“可我也不是日日都会守在阿母跟前。阿母若是有事,几位姐姐才是最先能发现的。阿母自有了阿弟以来,身子便一日一日的虚了下来,我心里担忧,可也没多想。可今儿一看,这才觉得有些不妥。我阿母是堂堂归义侯,骑马射箭不输于男儿,纵是再多给我几个弟弟妹妹,也不该是现如今这样……”

韩月下把话说了一半,当看到门帘上透出来的人影,计上心头,于是她声音越压越低,到最后竟然哽咽起来,“为了阿母好好休息,我都有好些日子没出过院子,日日跟着嬷嬷学规矩。可近几日,我老是在晚上梦着有人围着阿母打转。”桑叶一听,脸色忽的一白,她见韩月下抬头,张着一双跟水洗过样的眸子,问:“桑叶姐姐平日有没有觉得哪儿不妥呀?”

桑叶一愣,年岁大的人都说小孩子眼睛亮火焰低,能看到那些大人看不到的东西。桑叶越听韩月下说,越觉得韩瑶现如今这样必定是小人作祟。她细细想了想,可又实在没想到有哪儿不对的地方。韩瑶身边总是不缺人的,吃食熏香也都是经过细细检查这才敢端上桌子。若说有什么东西能谋害到女君,桑叶又实在找不出一个疑点来。

连翘听了韩月下的话,眉头皱了皱,越发觉得韩月下有些不一样了,却还说不出哪儿不同。她见桑叶沉着脸,面上也紧了起来,里边女君还在休息,可外边她叔父也还在等着呢!

“小娘子,还是让奴进去与女君直说了吧!”连翘说道。韩月下瞄了一眼连翘,若是能这么直接说,她岂会等到现在?阿母这会可还没大好呢!连翘张了张嘴,这也不能的那也不能的,难不成还什么都不做吗?

连翘刚要开口,就听得里间门被推开,然后就听茯苓对韩瑶的劝解:“女君,小郎君才出生,便是要处置贼人也无须急在一时,为何不等几日,女君身体大好,再来处置她们?”

茯苓的话音刚落,半夏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女君……”口气甚是犹豫,可没多久,半夏就走了出来。

韩瑶只是略略躺了躺,便再也躺不住。生完孩子后,她直觉自己时辰不多了,想到方才半夏跟茯苓交代的事情,韩瑶拧起眉头,指使着茯苓给她上妆。

“女君,您看这样子可以吗?要不要再抹点胭脂?”茯苓将胭脂盒打开放在一只手上,随后捞起一旁的靶镜举至韩瑶面前,手臂微微上下调了调,好让韩瑶看清楚。韩瑶看了看,嘴角弯出一抹弧度,满意的笑了笑。窜起的水雾一下子就染湿了茯苓的眼睛,她扭过头,闷声问道:“女君,小娘子还在外间,要不要让荣嬷嬷先领着小娘子回去?”

“不用。”韩瑶闭目往后一倒,她没功夫再慢慢教韩月下,这会只得揠苗助长,只盼韩月下能学得多少是多少。茯苓手一顿,她放下靶镜胭脂盒,帮韩瑶拢了拢衣领。

韩瑶的呼吸越发轻了,上了胭脂香粉的脸显得精神异常。华服美髻,步摇玳瑁,昔日艳光逼人的归义女侯就在眼前。可茯苓的眼泪水一下子就滚了下来,好一会儿,她听到韩瑶好似飞起来的声音:“让人去把老夫人接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