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南宋幸福小两口
南宋幸福小两口

南宋幸福小两口 宁怡 著

完结 李画敏依兰

更新时间:2022-05-24 12:36:42  人气:
主角是李画敏依兰的小说《南宋幸福小两口》此文是宁怡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管还魂投胎的小鬼一时粗心,让李画敏意外地穿越到南宋长乐村。三间泥房子、两个茅草棚,外加一对孤儿寡母,便是李画敏的新家,可喜的是拽住一只小鬼供她使唤。  李画敏抗议:“喂,咱俩不熟,难做夫妻。”  赵世宇陪着小心:“敏敏,救你时我看过你的身子,我要对你的贞洁负责。”  月娘不满:“阿宇,你老对媳妇低三下四干什么?要像个男子汉。”  李画敏暗中咬牙:“小鬼,都是你惹的祸,你来收拾他们。”  小鬼惊惶不安:“敏敏,咱小鬼差奈何不了阿宇。别的都好说。”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离开?还是留下?

赵世宇犹豫不决时,床上已经发出了嘤嘤的低泣,李画敏将脸埋在两膝间哭泣。赵世宇劝说几句,可越劝哭声越响,他烦躁地在床前转几圈子,恋恋不舍地望李画敏几眼,最终向门外迈步。当赵世宇走到门口时,身后的哭声小了许多,这叫他更憋闷。

屋子外,有十几条黑影紧贴赵家新房的泥墙,饶有兴趣地聆听新房内的动静。听房是本地一陋习,那些没有成亲的毛头小伙子和喜欢八卦的婶娘、嫂子们,爱到新房外偷听新人的动静。赵世宇今天娶的是从马尾河中救上来的富家小姐,更是极大的激起了人们的好奇心,来听房的人比别处更多。刚才隐约听到新房内对话,然后是女子委屈的哭泣伴着男人温柔的哄劝,就在大家以为好戏要上场时,却传来开门的声音,有人离开了新房,这让支起耳朵聆听的人们失望。

劳累了一整天,月娘回房间准备休息,突然听到厅堂里有响动,她举小油灯来看个究竟,居然看到本应在新房中的儿子躺在竹床上歇息,心中马上觉得堵得慌:“阿宇,你不在新房里睡,跑到这里干什么?快回房去。”

赵世宇不想回新房中去,拿话搪塞母亲。月娘拽住儿子来到新房外,房门被人从里面上闩了推不开,月娘就火了,冲里面喊两声没有人答应,于是隔着门板冲新房里骂:“不要说你来自大户人家,你就是金枝玉叶,与阿宇成了亲就是我家媳妇,就得侍候阿宇。洞房花烛夜把男人赶出新房,这种荒唐事亏你做得出来,就是目不识丁的村姑都比你识礼。还不快开门!”

寂静的夜晚传来狠狠的拍门声。赵世宇低声劝阻母亲,反而让月娘更冒火。

屋外在黑暗中偷听的人,此时此刻才知道刚才新郎官被新娘赶出新房,人人捂紧嘴巴憋住笑,支起耳朵聆听,唯恐漏掉了精彩的细节。

新房内,只穿小肚兜和小裤子的李画敏刚迷糊过去,就让震天响的拍门声和训斥声惊醒,听到月娘在门外边骂自己边逼赵世宇进新房,恨得她牙痒痒的,爬起来重新穿上衣服时,暗中把月娘这个恶婆婆咒骂了无数遍。夏天的夜晚本就闷热,穿上长衣裤窝在帐子内更觉得热得难受,李画敏掀开帐子一角,边摇蒲扇边看震动的门板,心中不断祈祷赵世宇能坚决抵制母亲的威逼。

新房外,赵世宇已经向母亲投降,他卸下一扇门板进入新房。等赵世宇从里面打开新房门后,月娘站在外面扫一眼低垂的帐子,提高声音:“阿宇,你要是个男人,就呆在新房里。哪里有洞房花烛夜新郎官宿在外面的道理?”

缩在床里面的李画敏听了月娘的话,恨得几乎要咬碎两排银牙,与月娘这个恶婆婆的仇是结定了。房门关上,李画敏隔着帐子望赵世宇在房子中央转来转去,胆战心惊的她额头、脖子、身体和手心上都汗津津的。赵世宇终于下定决心向床上走去,掀开帐子就看到新娘子紧靠墙壁而坐,惊恐万状地看向自己,仿佛自己会猛扑上去把她香噬。

“你穿这样多,不热么?天不早了,睡吧。”

低沉的男音,入李画敏耳中异常恐怖,预感到事情不可避免地发生,绝望得李画敏把抓到的东西统统掷向赵世宇,哭着嚷:“你说过不会强迫我的,你说话不算数,你不是男人。呜——”

屋外偷听的黑影中,有人忍俊不禁“扑噗”笑出声来,意识到不妥,赶紧捂紧嘴巴继续偷听。

赵世宇练武的人听觉敏锐,分辩出哭声中夹杂有窃笑,怔了怔就想起本地偷听的习俗,一下慌了神,三下两下扯开怀中的枕头和肩上挂的被单,翻身上床一把捉住李画敏,急急地:“敏敏,你听我说。”李画敏被赵世宇强行拖到胸前,哪里能够心平气和地听他说话,自觉大难临头的她奋力挣扎,短短一分钟内把这个要非礼自己的男子以及他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几遍。赵世宇又气又急,不顾一切地捂紧李画敏的嘴,将她按在床上不准乱动。

“嘻——嘻——嘻——”

“哈——哈——哈——”

外面偷听的人再也忍不住了,人人放声大笑。有谁听说过,洞房花烛夜新娘子这般谩骂新郎官的?

月娘把李画敏的叫骂一字不漏地尽收耳朵内,气得她头顶冒烟两眼喷火,本要回房休息的她折回新房外,憋足劲刚要开始教训李画敏,突听门缝内传出女子被制服徒劳挣扎的呜咽声,呆了呆,想到了什么,脸陡地发热起来,蹑手蹑脚回西厢房去了。

赵世宇侧耳听了听,知道母亲已经回房去,才凑到李画敏耳边低声说:“你别乱动,外面有人在偷听。你听,他们在大笑。”

李画敏细听,果然屋外传来嘻嘻哈哈的笑声,听这声音不少于十人,顿时目瞪口呆:世上竟然有这样多无聊透顶的人?

赵世宇尝试放开捂李画敏嘴巴的手,看到她只是怔怔地听外面的笑声,于是放心,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他们在笑话我们呢。这三天内,我是不敢在村子上行走了。”自己被新娘子赶出新房、被新娘子谩骂的事,将成为人们饭后茶余的笑料,这叫赵世宇很郁闷,可又无能为力。

李画敏对这种事情的发生,认为不可思议:“他们都吃饱了撑得没事干?跑到这里偷听。”

“这是我们本地的习俗,叫听房,就是偷听新郎官和新娘子......”

赵世宇凑到李画敏耳边,将听房的风俗详细地告诉她。赵世宇的脸庞几乎碰到李画敏的脑袋,蓬松的长发撩在他脸庞上痒痒的,嗅着女子身上特有的幽香,这讲述的话语缓慢而柔和。李画敏听明白后,对这种陋习的存在很是恶心。

“你也去偷听过别人成亲?”

“没有。我没那闲工夫。”

李画敏不相信,转脸盯住赵世宇看。赵世宇先是心虚地移开目光,片刻又静静地与李画敏对视。李画敏直到看出赵世于眼中闪烁着异彩,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被赵世宇搂在怀中,两人躺在床上。

囧!三更半夜孤男寡女搂搂抱抱的躺在床上,暧昧!危险!

李画敏慌慌张张扳开赵世宇的大手,以快得叫赵世宇吃惊的速度滚到床的另一面,警惕地望赵世宇。刚才那番纠缠,李画敏发髻已经松开,瀑布一样的黑发泻下,衬得小脸、胳膊白玉般洁白细腻,叫赵世宇看得失神:“敏敏,你真美!”

李画敏却感到害怕,她带着哭腔央求:“别忘记你之前的承诺。”

赵世宇沉默地研究李画敏,在她哭泣之前掀开帐子下去了,他在新房内转几圈子后在房门后躺了下来。赵世宇仰望黑沉沉的屋顶,自嘲地低语:“这样,我算是个男人了吧。”靠近新娘子,她骂自己不是男人;离开新房,母亲斥自己不是男人,这门后地面是新房内距新娘子最远的地方,总算是两方都顾及了吧。

李画敏紧贴帐子望外面的赵世宇,看他躺在门后地面上,时而仰面朝天躺着,时而侧身蜷曲而卧,担心这个不安分的男子会突然跳起来,向床上奔来。无意之中,李画敏摸到一个锋利的东西,借透入帐子内的烛光细看,原来是从头上掉落的发簪,这个锋利坚硬的东西,必要时是可以作防身武器使用的。李画敏将发簪握在手中。

屋外那些偷听的人,等候许久新房内不再有动静,渐渐地就散了。

罗振贵回到家中,到厨房内捧了装酒的葫芦就喝,刚才偷听赵世宇与李画敏的秘密给他很大的刺激,憋得他直想找个人狠狠地发泄一番。没人可供罗振贵发泄,他一边喝酒,一边胡思乱想:自己老大不小了,村中跟自己同岁的许多人都做父亲了,可自己的亲事八字还没有一撇;难娶媳妇的凶神是娶亲了,更可恨的是,他那个新娘子是由马尾河上白捡回来的,不用花一文聘礼就舒舒服服地抱个美娇娘,如果三天前自己果断地跳下马尾河中,今天晚上做新郎官的人就是自己了。有谁知道那浊浪中卷的是个年轻的女子呢?更有谁想到这样就可以娶到媳妇呢?罗振贵想得悔青了肠子。

“阿贵,三更半夜的你不去睡觉,喝酒干什么?”财婶睡眼腥松地出现在厨房门。

“我娶不成媳妇,连,连喝口酒都,都不,不行吗?”罗振贵喝得说话舌头打结。

“你这浑帐东西,想媳妇想疯了。”

......

赵家新房内,赵世宇躺在地面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地面烙得慌,最后爬起来向床上走去。打起十二分精神监视赵世宇一举一动的李画敏,又缩到最里边靠墙而坐,盯着帐子外晃动的高大身影,颤声问:“你,你又来干什么?”

握发簪的手紧了紧。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