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林氏水浒
林氏水浒

林氏水浒 长安梦入 著

连载中 林冲赵光义

更新时间:2022-02-18 03:23:54  人气:
新书《林氏水浒》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长安梦入,主角林冲赵光义,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附身林冲,建林氏梁山;四海兄弟,共赴盟约;梁山铁骑,横行天下。不一样的林冲,不一样的水浒故事。高衙内的屌爆了,变成了高公公;高太尉亲征梁山,却被当众枭首;王英跪地祈降,终逃不过一矛穿心;宋江带兵来打梁山,只落了个光杆司令;女真凶恶,吹嘘满万不可敌,三万拐子马、铁浮图却被林冲五百背嵬军追着打。战必胜、攻必克,梁山军无敌于天下;灭西夏,复燕云,横扫辽国,吊打女真,覆灭大宋……大汉国威名扬天下!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马蹄踏处,皆为汉土!QQ群:梁山水泊596054581,欢迎众好汉加入。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汴梁城药材店很多,晚饭时分药材就全买了回来,有薄荷脑、龙脑香,樟脑,蛇胆,金银花,牛黄,麝香,黄柏……一共十七种。

除了麝香外,这些都只是驱蚊止痒清凉的药材,得益于前世过目不忘的能力,林冲把记得的,能想到的药材一股脑全买了来,至于配方慢慢研发就是。

然后就是酒精和香精了,这个得画图设计蒸锅和蒸馏设备,然后再去买一些鲜花花瓣和香叶,香料等,十天时间应该来得及。

吃完晚饭,林冲想画张图,结果发现家里连画图的工具也没有,也只能明天去买了,时间还真紧迫啊,不过好在身体恢复的越来越好了。

于是干脆早点睡觉。

在林冲的强烈要求和保证下,张贞娘终于答应两人一起睡,小妮子还有些羞涩,然后就被林冲一把拉上了雕花的大床。

“娘子……”

“相公……”

“娘子身材好棒啊……”

密闭的白色蚊帐内,一阵嬉闹亲热之后,两人第一次紧紧依偎在一起,夏末的天气即使夜晚也有些炎热,可是两人却依然彼此抱在了一起,感受着对方的呼吸心跳,心里说不出的温馨甜蜜。

林冲觉得不到一天,自己就爱上了这个女孩。

张贞娘则觉得无比满足,上天待她真是不薄,不但让相公醒了,还变得这么温柔体贴,知情知趣。

翌日清晨,林冲以极大的毅力下了床,洗漱过后喝了一大碗凉水才压下心里那团火。

你妹,得赶紧赚到一千贯激活系统啊,然后就可以滚床单了。

吃完早饭,林冲觉得身体好的差不多了,于是一家四口就一起出了门,购买定制各种设备和材料。

首先要解决的是蒸馏设备,花露水和香水所需的酒精和香精都需要蒸馏才能制取,不过较为先进的蒸馏设备是别想了。

林冲决定用简单的农家蒸酒的土办法,也就是下面一个蒸锅,中间放一个木甄,木甄中间放一个收集酒精的内凹的小铁片或小陶釜。

小铁片或小陶釜通过一根小管子经木甄上的小孔伸到木甄外面。之后木甄上面坐一个装满冷水底部干净的圆锥形铁锅,再用泥和湿布将小孔和木甄两端密封好。

这样加热蒸锅里的酒液,由于酒精沸点更低,更易挥发,所以蒸汽里的酒精浓度就会越来越高,然后蒸汽上升,碰到上面坐着冷水的铁锅就会凝结成液体,然后顺着圆锥形铁锅的底部滴到木甄中间的小铁片和小陶釜里面,再顺着小管子流出来。

这套装置虽然简单,但却能将只有几度的酒液蒸馏成六七十度的酒精。

蒸馏香精的原理与蒸馏酒精的原理差不多,植物性香料如玫瑰花瓣在沸水里的时候,香精油会随着水蒸气逸出,当水蒸气凝结成水,香精油就会漂在水面上,然后就可以收集了。

不过相比蒸馏酒精,蒸馏香精油过程要久的多,但这也没关系,多买一些石炭就是了。

宋朝就是先进,这时整个汴京烧的都是煤,不像唐朝烧的是木材和木炭。

走了一圈下来,该买的东西都买好了定好了,三十坛酒也定好了,又加钱让铁匠木匠加快打造那套器皿。

转眼时间已到午时,林冲心想回去还要做饭,就让林伯带着东西先回去,路上随便买点东西吃,自己和张贞娘锦儿三人找家小饭店吃了饭再回去。

“我知道一家汤饼店,味道特别好,我们吃汤饼好不好?”

汤饼就是面条,林冲觉得这个老婆真是贤良淑德啊,知道家里钱不多了,这是替自己省钱呢。

“好,那就吃汤饼,等有了钱,我们再天天吃山珍海味,既选贵的,又选好的。”

两女呵呵笑起来,锦儿觉得官人像是变了一个似的,张贞娘则暗想只要天天能相公在一起,就是吃糠咽菜心里也是甜的啊。

汤饼店就在汴梁御街不远,距离东京的七十二家正店之首的矾楼更是极近,三人在汤饼店吃了三碗汤饼,味道确实不错。

不过价钱也贵,七十文一碗,相当于后世二十软妹币一碗,不过是路边搭个凉棚摆个小摊,就这么高的价位,东京消费就是高啊。

付钱离开,正要径直回家,没走几步,不想背后竟传来呼唤声。

“张姐姐,前面可是张姐姐?”

张贞娘一听这声音眉头就是轻轻一皱,脚步也加快了一些,似乎不想和来人照面,林冲想着花露水的事,也没太注意。

然而那女子竟然快步追了上来,声音越来越近:“这不是张姐姐?”

张贞娘只好回过头来,抬头勉强笑道:“周妹妹,好久不见啊。”

林冲也回头看了,只见当先的是一男一女,女的十七八岁,妆容极艳,体态富贵风流,男的二十岁左右,一身锦袍,身上装饰极是富丽,生的也是唇红齿白,风流倜傥。

两人后面还跟两个丫鬟两个小厮,手上还提着两个食盒,看样子是刚从酒楼里吃完了回来,给家里人带了菜。

“是啊,快两年了吧,想死小妹了。”

那女子亲热的笑道,然后像是才发现了林冲一样,一脸惊奇地问道:“这位莫不是就是姐夫?”

这大概是娘子的闺蜜好友吧,这可不能得罪。

于是林冲一脸微笑,亲和热情地朝她点点头,又朝那男子拱了拱手。

“周娘子好,在下林冲,正是你姐姐的夫君,这位兄台请了,未请教兄台高姓大名?”

那书生却高昂着一个头,用下巴鼻孔看了林冲一眼,没有说话,眼神里藏不住的鄙夷和不屑,似乎在说:凭你也配问我姓名?

林冲脸色一下变了,尼玛,你个小白脸什么意思?

是你老婆非常热情的追上来和老婆相认寒暄的,老子这是给我老婆的闺蜜面子,不是我要套你的近乎,你这个样子好像我在巴结你一样。

尼玛,小白脸有什么了不起的,野外不要让我碰到你,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见气氛有点僵,那边周娘子连忙道:“林姐夫好,我家相公性格就这样,不爱与生人说话,还请林姐夫勿怪。”

林冲面色缓和下来,他知道在宋朝读书人都是目高于顶,看不起除读书人以外的所有人,跟这种人生气也不值当,反正双方也不会有什么来往。

哪知那周娘子紧接着就又急又快道:“林姐夫你可不知道,想当初张姐姐可是我们南厢二坊一枝花,企慕追求者可不在少数,提亲的都快把门槛踏破了,张姐姐都看不上……”

张贞娘的脸色已经很差了,拉着林冲胳膊的手也一下抓紧了,林冲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女人不是我老婆的闺蜜啊,那她追上来做什么?

“哪知张姐姐最后却嫁给了一个都门禁军,如今一看姐夫果然是一表人才,不知林姐夫现在禁军身居何职呢?

说真的,刚才在清风楼上就看到了姐姐姐夫,小妹我都不敢认!

姐夫你怎么能就带姐姐路边吃一碗汤饼啊,路边摊子上的汤饼,那是人吃的吗?”

林冲眼睛一下瞪起来了,尼玛,你个小婊砸是看到我们吃汤饼故意从酒楼上追下来恶心我们的么?

贱人啊!

哪知还不等林冲说话,她那个眼高于顶的相公却说话了:“不过是个贼配军,一钱汉而已,路边汤饼有的吃就不错了!”

原来周娘子和张贞娘小时候是京南厢二坊的邻居街坊,张贞娘从小就出落的美丽可爱,人聪明性格又好;周娘子其实长得也不差,但性子刻薄,不被人喜欢。

所以,从小到大所有的街坊四邻,读书时的先生和同学全都不住的夸赞张贞娘,却对周娘子评价很低,她本就是个刻薄的人,就一直记在心里。

今天看到小时候所有人都夸赞的一枝花竟然像贩夫走卒一样在街边吃了一碗汤饼,而自己却和夫君在七十二家正店的清风楼吃二十几贯的酒席,优越感一下就蹭蹭的冒出来了。

然后就饭也没吃完就追了出来,就是要当面嘲讽,出一出小时候的一口怨气。

张贞娘脸一下涨得通红,这时代重文轻武,别说夫君现在只是一名离职的小教头,就算真做到八十万禁军教头,对方骂一句贼配军也只能受着。

对面可是太学生,代表着全体读书人,若是相公把他得罪了,就是把全体太学生,全体读书人都得罪了。

而且相公一向口拙,除了一身武艺别无所长,又哪里说得过最喜夸夸其谈的太学生,这顿羞辱是受定了,

想到相公会因自己而被羞辱,张贞娘一双好看的眼睛里就盈满了泪水,只想拉着林冲扭头就走。

“那你呢,一个读书读傻了的酸措大,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脑子全是浆糊的蠢驴,傻鸟!”

张贞娘眼圈正红,周娘子和那书生趾高气扬正得意时,就听林冲对着那小白脸怒目而视,破口骂道。

“你!”

那书生顿时满脸通红,浑身发抖,被气得说不出话来,这贼配军竟敢骂自己酸措大,骂自己是蠢驴、是傻鸟,他这是疯了吗?

你信不信我在同窗中说一句贼配军竟敢侮辱我太学生,就能让你家破人亡,生死两难!

说起来整个宋朝,不但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而且不管朝堂还是民间话语权也全都被这些士大夫读书人所把持,他们对内虽内斗不断,但对外却是空前团结,一有不对就群起攻之,光口水就能把人淹死。

到了最后,连皇帝都得听他们的,就更别说被他们压得死死的武人,狄青为国立下大功又怎么样?在一名普通太学生面前还不是只有挨骂的份,最后落个郁郁而终的下场。

长期的心理优势,让他他根本没想过林冲竟然还敢还嘴,还敢骂他,顿时就火冒三丈了。

“贼配军!一钱汉!你敢骂我太学生!你,你死定了!”

那书生气急了,最后戟指着林冲,憋出这样一句话来。

周娘子也尖声骂道:“我相公是国子监的大才子,你竟敢骂他蠢驴、傻鸟,你好大的狗胆!”

PS:写书不易,如果觉得本书还不错,那么就给点支持吧,求推荐,求收藏,举手之劳,就是对一个作者最大的支持!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